您好!欢迎来到信鸽游戏攻略

火影忍者手游攻略,热血海贼王手游,单机游戏,单机游戏门户,手机游戏,攻略秘籍,手机游戏,网络游戏,动漫游戏

信鸽游戏攻略

整个电影的叙事并不是安排好的,人人都是玩家

发布时间:2020-07-31 09:46:08 编辑:小狐 来源:sohu

整个电影的叙事并不是安排好的,人人都是玩家(图1)

你正在刷手机,突然在朋友圈中看到这样一则艺术展讯,展出的是一位刚刚死在自己调色盘上的艺术家的作品。你觉得很好玩儿,于是准备去看。

你去了,你在现场遇到了随意艺术作品的观众在和保安吵架,遇到网红直播为了流量在现场夸张的表演,遇到展览场地的房东骂骂咧咧进来把观众都赶了出去。

于是,你拿手机记录下这些时刻,发在网上和网友们互动。此刻,你就是《艺术死了》的演员了。而这部邀请大家一起来玩的伪纪录片—《艺术死了》就是这样被制作出来的。

整个电影的叙事并不是安排好的,人人都是玩家(图2)

青年导演周圣崴在《女他》之后遇到了创作瓶颈,寻找灵感途中遭遇了艺术家刘刚的离奇死亡。随后,刘刚的画作被炒得很高,引得大家纷纷来观展。后被一评家发现,刘刚之死暗藏着他真正想留下的作品,就是他死去的那块调色板。

整个电影的叙事并不是安排好的,人人都是玩家(图3)

导演周圣崴

导演将本身变成一场大型真人互动的实景游戏,他邀请身边亲朋好友体验《西部世界》一般的沉浸式戏剧。这些玩家同时也充当了“演员”“演员”们可在现场根据情节自由发挥。而导演只需用手机拍摄,后期剪辑即可完成一部作品。

这种制作方式让玩家玩得开心,影片也获得了自然的呈现,同时降低了成本。用这种方法制作的低成本,让人不禁感觉到导演的聪明。

他保证了自己的艺术创作不会受到资本干扰。与此同时,《艺术死了》也展现了批评家和资本家们产生的冲突,正是因为刘刚的这块调色板作品。

整个电影的叙事并不是安排好的,人人都是玩家(图4)

这块神秘的调色板相当厚,被批评家杨卫带回家研究。他用松节油将调色板上的颜料清除,你会看到整个西方经典艺术史的图像,以自画像的形式一层一层被揭开,同时被擦除,最终消失。而刘刚本人的脸也最终印在调色板上,艺术家死了。

这一幕被导演周圣崴记录下来,解开了刘刚之死的秘密。熟悉艺术史的观众在看到一层层擦除情节时,应该会会心一笑。当代艺术和经典艺术之间的渊源相当暧昧,当代本身即脱胎于传统,《艺术死了》在溯源中追索和遭遇了新的机缘。这样的机缘很多情况下是时代给予的,就像艺术史中每一次被历史铭记的流派和主义一样。

整个电影的叙事并不是安排好的,人人都是玩家(图5)

英雄史观的时代早已过去,如此新鲜的玩法是当下理应出现的。难得的是其自洽的结构,和导演上一部《女他》的完整叙事相比,《艺术死了》则是一个完全相反的玩法。即导演和编剧在心中大概形成一个结构,去真实地记录一个谎言。

那位“被死亡”的艺术家刘刚是个真实存在的人物,是一位在冷抽象领域很有建树的当代艺术家。影片中的评论家、艺术家们亦都是真真实实的艺术界大佬,他们都对刘刚之死进行了评价,让人混淆了真实和虚幻的边界。

整个电影的叙事并不是安排好的,人人都是玩家(图6)

影片的结尾也十分魔幻,不禁令观众思考刘刚死亡的真相是什么?人一旦失去判断,就容易陷入某种神秘主义,对真相的追究变成了一种执着的迷思。这是一种蛊惑,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的解释,这种迷惑本身反而比谜底更迷人。

刘刚的这一作品在一层层消除了艺术史的发展之后,自己也走向了死亡。每一次艺术的革新都是突破了前人而立于世的,如果不死,就只能重复以往的历史,只要存在,就有遮蔽,只有在死亡之后才可能开始新的规则,创造本身即是自我消解。至此,死亡被解构了。

整个电影的叙事并不是安排好的,人人都是玩家(图7)

然而,这一开放式的结尾也是导演巧妙的“遮蔽”整个的叙事并不是安排好的,表演是即兴的,结局是开放的,人人都可以参与讨论。讨论本身也是的一部分,这就构成一个社会实验。每个人都从而获得了阐释的权力,获得了自我教育的机会,获得了人的自觉。同时,作品本身也被解构了。

整个电影的叙事并不是安排好的,人人都是玩家(图8)

导演周圣崴

这种自我阐释、自我消解和沉浸式的体验,会让人联想到“斯坦福实验”而与其不同的是,《艺术死了》是一个开放式的游戏,每个人沉浸其中的时候都会不自觉地向外传播,用手机拍摄,在社交网络上讨论,在本身的情节上进行二次加工,比如制作、表情包等等。

这种传播的行为本身又构成了情节,每个人都享受着这种主动的误解。从前的人用语言和文字记录,口口相传就变成神话。现在我们用不同技术手段进行传播,就成了当代艺术。

整个电影的叙事并不是安排好的,人人都是玩家(图9)

时至今日,看到这部影片的观众们只要在社交网络上讨论这件事,他就已经参与到了影片当中,互联网不会忘了你,人人都是玩家。技术的发展也富了传播的媒介。

整个电影的叙事并不是安排好的,人人都是玩家(图10)

电视也将成为历史的陈迹。将来艺术的情节功能将会由新技术制作出一个仿真情境,让个人沉坠其间,它不仅有声音、形象,而且作用于所有感官,作品气味绕人,教你体肤共感。

它可以让你感觉与野兽杂处山野,历尽孤独和自在;它或者让你与幻想中的他人共坐,相叙沧桑和温柔;它会让人体味肉身的情与欲,也能让人体验人间的悲与欢。

甚至它能让你成为圣徒,在幻象的自我牺牲中感受崇高的;让你成为领袖,在幻象的众人簇拥下感受高贵的经验。而且所有这些可以由你自己调配,中途还可“换台”

腻味了生活的无聊,那就选择痛苦,沉吟到无以自拔时,可以选择“消解”今后的情境将会这样借助艺术让人随心所欲地享受。也许这叫“情境艺术”每个人都能真真实实地成为玩家。

整个电影的叙事并不是安排好的,人人都是玩家(图11)

玩家沉浸在一个虚拟世界里,进行一系列真假参半的行为表演,模糊了游戏和的边界。这群表演着“自己”的演员们演绎了一个真实的谎言,模糊了当代艺术和的边界,最终指向了传统的消亡。

有个猜想,从我们这个时代开始,像《艺术死了》这种新玩法与这种形式就此分别了。在影片中呢?一个将自己一生的艺术秘密藏在画板中,将整个西方经典艺术史放置在自己死亡表演之中的艺术家—刘刚,死了。

整个电影的叙事并不是安排好的,人人都是玩家(图12)

批评家将调色板带回家,擦除了艺术史上的一切经典。艺术家死了,艺术史死了,艺术死了。片名所指,留给观众的,是在结尾加上一个问号—艺术死了?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刘刚

刘刚,男,汉族,1963年4月出生,云南省隆阳人,1980年12月参加工作,1984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,研究生学历(云南省委党校法律专业)。现任云南省水利厅厅长、党组书记。

玩家

玩家,也可称为游戏者,英语:Player或Gamer,为一种游戏业界与游戏参与者之间的术语,这里所提到的游戏包括网络游戏、单机游戏、以及网页游戏等等。Player泛指游戏的用户,参与任何形式游戏的人。Gamer相同,但也可以用来指称游戏开发者等游戏产业的业界人士。在角色扮演类方面,玩家在游戏世界中扮演其中的可控角色,操作这些人物去完成游戏或是自己所定的目标,大部分的玩家角色都是主角或是游戏剧情的关键。玩家是游戏的体验者、使用者、评价者和消费者,根据性格和喜好的差异,不同的游戏玩家喜爱的游戏类型也各不相同。

说点什么

最新评论